瓯飞工地:安全员戏说偷菜乐 施工队堪比追月人

更新日期:2018-04-27 16:22:00 星期五
摘要:

9月25日晚,当我们从飞云江入海口的瓯飞一期促淤工程施工一标工地采访好回到工程项目部时,已是华灯初上。在本来就紧张的项目部板房驻地,温州市瓯飞开发建设管理委员会南工区现场办公室负责人徐振兴给我们采访小组4人临时腾出了3个床铺。
  在欧飞工程工地板房度过的这一夜,伴随着飞云江的潮涨潮落,我们感受到了工地现场施工的紧张,工人生活的艰辛。工地的夜,无论是板房内,还是工地上,始终难以平静。
 从位于瑞安市上望街道新村的飞云江入海口的瓯飞一期促淤工程工地出发,途经瑞安的上望、南滨、飞云、马屿、陶山、高楼,文成珊溪、百丈,泰顺司前等20多个乡镇(街道),最后到达飞云江源头,全程约骑行采访300多公里。
  “偷菜”是最热门的娱乐
  “老戴,菜熟了,赶紧收。”晚上9时,刚从海上归来的施工员王馆江提醒安全员戴晓宏上网“偷菜”。
  项目部简易板房紧挨着飞云江边,周围是新围成的丁山滩涂,窗外海风呼啸,秋雨绵绵。由于下雨,这一晚他们没有安排出海作业,各自在屋内忙着。今年56岁的戴晓宏经常学年轻人上网“偷菜”打发时间。老戴说,新的项目部还在施工中,临时项目部没有娱乐设施,出海回来,看电视、上网成了大家的最爱。有时,他也会与工友张洪国去村里的小台球室打一局台球,过过瘾。
  在土工格栅项目部办公室,新来的大学毕业生林希明也在上网看电影。老戴说,现在来他们单位工作的大学生太少了,许多大学生来工作一段时间后,都因生活太艰苦而选择离开。
  说话间,正在看电视的施工员王馆江突然叫了起来:“今年17号热带风暴‘纳沙’已经形成了。”后来仔细一看,发现“纳沙”影响不到温州才放下心来,“台风来了,我们可耽搁不起。”
  他们“追赶着月亮”工作
  “我们的工程进度和天气关系很密切,每天都要看潮汐的脸色安排工作。”王馆江边说边比划着手中的潮位表。这种潮位表,他每月都要从网络上下载,然后打印出来。
  带我们到项目部的瓯飞管委会南工区负责人徐振兴打趣地说:“他们是一群追着月亮跑的人,每次退潮出海作业,涨潮上岸。”
  据了解,他们现在作业点在飞云江口,距离丁山二期围垦堤坝有1000多米,每次退潮工人乘船出海作业,一直到涨潮不能再作业了,才乘船回到岸上。他们没有固定的作息时间,工作时间随着潮汐时间的变化而变化,一个月重复一次。
  23个人同铺一张土工布
  “目前最急的工作就是赶在寒潮之前把土工布铺好。”王馆江说,一标土工布施工要在11月前完成。
  铺土工布就是在海涂上铺上一张长130米、宽24米的塑料布。土工布能起到抗压和防沉降作用,铺好后再在上面均匀地铺上1米厚的碎石,插上25米深的塑料排水板,排掉海涂里的水,再铺上一层土工布,抛填大石头,修筑促淤堤坝。土工布施工是一个节点性的工作。
  一张重500公斤的土工布需23人同时铺设,作业时,要穿着救生衣,站在80厘米深的海水中。由于作业点在飞云江口,风浪大,第一天铺上的土工布,次日就不见了。后来王馆江和老戴想出了在土工布上钉上丁字形竹片的方法,才“降伏”大风浪,从此铺下的土工布都安然无恙。
  比起陆上,海上作业充满了危险和艰辛。但一提起瓯飞工程,他们一下子就打开了话匣子。徐振兴说:“‘沧海变桑田’的故事要靠我们去演绎,瓯飞工程是温州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围海造田,事关温州未来发展空间,复合土工膜一点都马虎不得,只有拼命干才心安。”
  夜深了,落在板房上的雨滴声异常清脆,板房里鼾声此起彼伏,与板房外的海浪声、正在卸料的机器声合奏出一曲动人的交响乐。